TiBE 台北國際書展 Online 1/26→5/31

【童書論壇】鄒駿昇黃一峰陳怡璇 科普童書超能力分享

2021年01月31日 / 2021TiBE台北國際書展

知識類童書除了真確的知識內容,還要有嶄新的藝術創意。1月29日登場的2021台北國際書展「童書論壇」,特別聚焦此類型創作與編輯的需求,邀請視覺藝術家鄒駿昇、生態教育工作者黃一峯、木馬文化兒童科普線副總編輯陳怡璇,分別就發想選材、統籌規劃、書寫角度、藝術風格、美術設計和文字編輯的角色做分享。現場吸引大批童書相關人士、創作者和喜愛童書的讀者們湧入熱情參與。


圖說:台北國際書展「童書論壇」,由柯倩華(左起)擔任主持人,邀請木馬科普線副總編輯陳怡璇、生態教育工作者黃一峯、視覺藝術家鄒駿昇,分享科普童書的創作需求。


論壇主持人柯倩華是國內資深兒童文學評論家。她指出,知識類是很特別的一類童書,由於它需要的條件比故事類童書更為複雜,難度也較高,除了創意、美學,更需要精準的知識。今日三位不同領域的專家,也將會提供第一手的觀察和分享。

 
圖左:
童書論壇主持人柯倩華是國內資深兒童文學評論家。
圖右:視覺藝術家鄒駿昇為大家介紹科學插畫的美學。


鄒駿昇:從博物館美學到生活美學

 

曾於2011年獲得波隆那插畫展SM基金會新人大獎、2017年獲義大利波隆那童書展拉加茲童書獎的鄒駿昇,其繪畫創作之細膩,總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他說自己喜歡逛博物館,美學美感大多來自博物館。尤其科學插畫影響他很深,甚至啟發他的繪畫創作,這些科學插畫的創作者,在他心中就像完人,既有科學的腦又可以畫出感性的畫,簡直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鄒駿昇說,科學插畫早期附屬於珍奇屋,目的是彰顯當年有錢人的珍藏。插畫內容除了珍奇收藏外,大多取材大自然,像昆蟲、鳥類等動植物,或山川地質等,包山包海,且都有個共通點:細膩線條、配色優雅,作品細緻度直逼藝術品,即使蒼蠅、動物解剖圖也美得吸引人,只能說自然界沒有醜東西。不過這些插畫主題大多不甜美,但描繪細緻、觀察入微,同時具藝術美學和科學說明性,在那個沒有iPad、電腦、手機的時代,他們可以描繪如此細緻,展現工藝美學和職人精神。

 

後來鄒駿昇經過多次接案經驗,以類似主題創作才發現其難度,連原本不敢摸甲蟲的他,畫了之後、到博物館看了標本才知道長什麼樣子。接災難插畫時,為了把抽象畫成具體,將龍捲風和星星、打雷、下雪、彩虹放在一起,還得畫得沒有違和感,才知這類插畫的辛苦。面對現場提問台灣童畫未來會面臨的挑戰,鄒駿昇樂觀表示,台灣插畫門檻不比國外高,反而容易生存,加上今日不比古人,用E-mail,仍能在台灣接到國外邀約,但最終重點是將作品能見度提升,做出具國際水準的作品。

 
圖說:
黃一峯是2020書展大獎兒童及青少年獎得主、《怪咖動物偵探》的作者。


黃一峯:怪咖動物偵探科普圖書的製作與發想

 

黃一峯是2020書展大獎兒童及青少年獎得主、《怪咖動物偵探》的作者,從小愛搞怪的他,可以為了學蚊子吸住天花板而四腳朝天,在媽媽的鼓勵下,觀察自然之路就此展開。他不僅拍照、畫畫、也寫作,從本職美編到作家,六本出版品全和大自然有關,出書就是他的斜槓人生。

 

黃一峯說,改做親子生態教育,讓他有了更多不同的體驗。也讓原本是城市飼料雞的他,學習如何帶領孩子們分享自然。而《咖動物偵探:城市野住客事件簿》的出版,吸引更多人關注身邊這些可愛的野住客。他進一步以編輯、美編、作者、讀者等面向,分享科普圖書的製作。他說,好書需要各方配合,從編輯面先設定購買對象,和作者溝通內容是入門?專業?審定得幫作者梳理;做美編的,新書到手就得先全盤翻過了解;除了拿捏圖文比例調配,也別忘了到印刷廠盯印把關。

 

就作者面,必須想清楚讀者是誰。黃一峯之前就用「小蟲蟲」可愛語氣,被一位小四生吐嘈,原來孩子不一定都是低幼;如何說故事也很重要,方法不對,立刻讓人夢周公。如果以圖鑑介紹白頭翁,倒不如用插畫,用它的叫聲或少年白的白頭特徵描述,反而更令人印象深刻。至於讀者呢?黃一峯說,看不看得懂、有什麼幫助,都令讀者在意,因此入門書不但最搶手,若能引導孩子走出家門即可享有大自然,就足以吸引讀者。

 
圖左:
木馬文化兒童科普線副總編輯陳怡璇大方分享科普童書編輯養成術。
圖右:「書籍設計論壇」現場提問熱烈。


陳怡璇:自然科普童書的超能力編輯養成術

 

影視跨界的自然科普童書,簡直就是一種超能力!由木馬文化和公視合作的《台灣特有種》系列,是橫跨電視、出版的創意之作。負責出版端的木馬文化兒童科普線副總編輯陳怡璇,曾做過生態節目編劇,現在也是孩子的媽媽。她說,科普童書在台灣很重要,台灣有很多事可以告訴大家甚至全世界,更應該要由自己來做。

 

提到《台灣特有種》的成書,陳怡璇說,由於素材由影像而來,節目和書的製作差距大,想要讓它變成什麼樣一本書?如何訂出架構?搜集資料?執行工程化?在有限時間內完成?都是難題。她並從企劃發想、編輯流程到執行,大方分享製作過程的甘苦。陳怡璇說,一開始企劃就要想清楚,定位為生物知識書?人物故事書?特有種孩子與生物繪本?都會影響書的未來呈現面貌。還有目標對象是誰?要用什麼方法去吸引他們?漫畫要幽默,才能大小通吃,同時兼顧原作的重要精神,做出當代讀者需要的閱讀素材。

 

進入編輯階段,動員更多。陳怡璇指出,從企劃、責編的統籌、邀稿、審稿,文編部分的文字撰述、採訪、攝影到腳本編輯,還有美術設計、漫畫家的動員,預算的爭取和調整,每個階段都在跟時間賽跑。最後執行從腳本,畫layout,到整合,也隨時有不同問題要解決,只能說自製書永遠有失控的時候,卻永遠可學到新東西。陳怡璇指出,做自製書很辛苦,最終樣貌要到最後才看得見,但想創造,就要勇敢,多練習跨領域思考,多洞悉不同領域的人,多傾聽不同人的看法,能做出來,就是一身本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