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2/4-2/9, 2020

【2019首爾書展】如何帶領紙書從黑暗期迎向曙光?郝明義以台北書展為例_優先與讀者分享

2019年06月21日 / 國際書展臺灣館

首爾書展進入第三天,紙書所面臨的困境是全球都關注議題,首爾書展6月21日主辦的「國際出版觀察-亞洲與非洲Global Market Day I:Asia-Africa」論壇,台北書展基金會代表、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表示,以前出版社銷售書籍主要單向向讀者推銷,是銷售在先分享在後(sharing through selling),現在則必須先向讀者分享,是分享在先銷售在後(selling through sharing)。他說今天紙本書的讀者雖然減少很多,但留下來的讀者有兩個特色,一是要求更高,二是如果能滿足他們比過去更高的需求,他們就有意願付出更高的價格。所以今天的出版者就是要找出這些讀者,滿足他們的需求。

 
圖說:首爾書展第三天,台北書展基金會代表郝明義(左起)、耶路撒冷書展代表Yoel Makov、吉隆坡書展代表Sheikh Faisal Sheikh Mansor及奈及利亞書展代表 Abiodun Omotubi 於論壇上分享對出版市場的觀察。


他以台北國際書展為例,從2016年起,出版社開始在展位內舉辦活動,至2019年為止1,184場活動,其中高達784場是出版社在展位內與讀者的交流活動,由於書籍分享最佳人選就是每本書的作者,透過讀者分享及追求品質,是帶領紙書從黑暗迎向曙光之道。

 

首爾書展本場國際出版論壇邀請耶路撒冷書展代表Yoel Makov、吉隆坡書展代表Sheikh Faisal Sheikh Mansor、奈及利亞書展代表 Abiodun Omotubi 共同主講對於出版市場的觀察。


圖說:耶路撒冷書展代表Yoel Makov分享現今以色列出版困境。


郝明義首先介紹近20年來台灣書市的演變,80年代初期新書出版量只有5,000種,90年代因為解嚴關係增加到16,000種,是出版業黃金蓬勃的時期,2,000年到達三萬種,此後發展持平,迄今每年約4萬種新書。

 

郝明義表示,今天購買紙本書的讀者雖然減少很多,但留下來的讀者要求更高,如果能滿足他們的需求就願意付出更高的價格。所以出版者的任務就是設法找出這些讀者,滿足他們比過去更高的需求,也讓他們有意願付出更高的價格。

 
圖說:郝明義剖析現代紙書讀者所傳達的訊息,透過與讀者分享互動,是帶領紙書從黑暗迎向曙光之道。


郝明義說,以前出版社只要單純的跟讀者推廣,做形象及品牌行銷,現在已經非單向,出版社及書商要把自己放在讀者之中,透過分享及社群多面向推廣,郝明義強調,現代讀者要先分享,知道內容才會購書,而分享的最佳人選就是作者本人。郝明義也舉出台北國際書展為例,從2016年出版社自辦活動比例增,包括大學出版社參展開始在展位內舉辦講座,獨立出版聯盟結合香港獨立出版者共同在展位內辦桌請客,展現活力,2016年令他尤其感動,到了展場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場活動,沙龍區讀者都還坐滿專注地聆聽,2018的童書主題館內沙龍及2019年德國活動主題國的活動區也吸引眾多讀者共襄盛舉。台北國際書展與讀者的互動與分享的講座年年提升,因為出版社不只是了解讀者群在下降,更了解現代讀者要求提供更多及更好的服務。

 

 

耶路撒冷書展代表Yoel Makov贊同郝明義為出版界找到新希望。提及以色列出版的困境包括,在900萬人口,只有500萬會讀希伯來文,因為希伯來文是一種古語,閱讀人數很少,第二個困境是以色列書店是被兩家大型連鎖書店獨占,若不屬於書店合作體系,則很難找到銷售管道。第三個困境是以色列每年會出版4,000本新書,但出版社並不擁有作者版權,大部分是作者自有及版權代理擁有,因此出版社很難生存。

 

吉隆坡書展代表Sheikh Faisal Sheikh Mansor介紹馬來西亞的出版市場表示,他們種族很多元,有華人、馬來人及印度人及少數民族等,所以出版語種也很多元。吉隆坡國際書展的規模,2019年有700個展位及11個國家,因免費入場參觀人數高達150萬人。甫於台北剛結束的大野狼書展,也是馬來西亞所主辦書展之一,同時也即將於7月5日到15日到首爾舉行。

 

奈及利亞書展代表Abiodun Omotubi 則表示他們所遇到的出版困難是設備及硬體上的不足,包括電力供應不穩定造成,道路的興建也不成熟,目前出版品主要是學校教科書。在全球各自不同的出版困境中,台北國際書展代表郝明義剖析現代紙書讀者所傳達的訊息,透過與讀者分享互動,是帶領紙書從黑暗迎向曙光之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