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談文學生命的不同 許榮哲方梓的首日座談

2017年02月08日 / TIBE台北國際書展

國藝會長篇小說發表專案得主-許榮哲和方梓,2月8日下午齊聚國際書展「文學沙龍」談《文學,一場無止盡的旅程》,由聯經出版社總編輯胡金倫先生引言,兩位作家聊著彼此文學生命的相同與不同,兩人同為當年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文學創作組」(現為華文文學所)的第一屆同學,也都擔任編輯,上司還都是許悔之先生。

許榮哲表示自己個性上很「小聰明」所以經常以概念去進行小說創作,《漂泊的湖》一開始的發想就是他當年和導演黃明正聊劇本時,想到九二一大地震之後「湖泊會走路了」這個概念,只是後來的作品完全沒有時空的架構,許認為自己現階段還是會減少小說的寫作,想要努力的突破自己個性的關卡,真正找到自身與環境的深刻題材。方梓則不同,她每個創作總是和自己的生活與土地離不開關係,像《來去花蓮港》一書雖然是小說創作,但也是有自己身為花蓮人的影子在支持著作品,她覺得寫作可以走得很遠。

接下來兩人熱烈地聊起當編輯時經驗,許榮哲認為自己在《聯合文學》時期做了很多「很屌」的企畫,例如請年輕作家票選「台灣最接近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最適合擔任新台幣上肖像的作家」等所獲得的體驗都是他的一項「文學實驗」,因為當時的文學環境還是有一些限制,他之所以能做出這些企劃都要感謝當時的許悔之總編輯和張寶琴發行人。而方梓則認為她擔任自由副刊時期的副刊缺乏趣味,她就很欣賞中生代小說家們實驗性的創意,所以他認為文學路要世代交替地變動才得以恆長遠。

胡金倫最後為兩位與談人總結,兩人無論是創作還是編輯的熱情都還是建立在熱情的讀者回饋當中,文學創作有了讀者參與才是真正的行走無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