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Online 1/26→6/30

西語出版業第一手觀察

2021年04月08日 / 出版動態

Ulises Benítez/班學明
西文國際業務專員,簡單出版有限公司

翻譯: 袁曼端,簡單出版有限公司

 

對台灣而言,拉丁美洲出版業仍然很遙遠。過去一年,兩者間的距離又因為疫情更遠了。台北書展基金會與台灣出版人們盡心盡力,每年都去參加墨西哥瓜達拉哈拉書展,參展成果除了2018年台灣館榮獲「最佳展位設計獎」,版權銷售也有孫心瑜、李瑾倫、幾米、陳致元、周見信等佳績,未來也期待更多西語版權的開創。整個西語出版環境雖然是單一語言,但是歷史背景大同小異,想要在該市場立足,還是必須了解當中林林總總的問題,包括地理距離、政治、經濟、甚至是在不同國家獨立營運的國際出版集團。

除此以外,台灣創意產業在政府及私人機構陸續投入大量心血推廣台灣品牌值得鼓勵,但未來還需要持續耕耘。許多拉丁美洲有潛力的出版商、創作人以及推廣商對於亞洲和台灣市場的了解依然是流於表面。

墨西哥瓜達拉哈拉書展

2019FIL 

每年的瓜達拉哈拉書展為拉丁美洲及其他地區的出版社提供機會,讓大家在商業環境中接觸洽談。過去幾年,台灣業界也參與盛會,卻於2020年因為疫情不得已中斷。

對各地業界人士來説,墨西哥書展是拓展商機和展示本地出版品的大好機會。比起其他西語書展,甚至是法蘭克福書展,瓜達拉哈拉書展更是一個社交場合,讓讀者和業界人士在輕鬆的環境裏互相交流,造就他們建立友好關係、洽談生意以及加深了解出版業的各個面向,其中的版權交易量以及參展的業界人士亦是逐年上升。

毋庸置疑,西語市場的人口、創意以及高品質專業服務均獨領風騷。2019年,台灣童書作家及繪者賴馬參加了瓜達拉哈拉書展,並推廣自己的書,展館也提供台灣參展書目的西語翻譯,雙方專業人士來往更加密切。

 

概要

新冠病毒疫情為拉丁美洲出版業帶來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由於各國對文化產業的政策不一,疫情對圖書業造成的影響也有所差異,但普遍在2020上半年遭受的損失最慘重,銷售率於幾週内下跌幾乎88.2% (Quiroga, 2021)。歷經一年的封城,西班牙的前景依然明朗,但拉丁美洲市場則不然。相較於2019年,西班牙本年度業績僅下滑數個百分點。然而,拉丁美洲市場則在掙扎求生存,部分公司甚至走上破產的道路。照趨勢看來,數位化正是應對封城和書店關門的不二法門,就連對此存疑的傳統實體店面也不得不向數位化低頭。變化還在持續中,出版商與出版專業人士也許會面對永久關閉,要不然就只有大型出版商能更進一步整併。星球出版集團 (Planeta) 讓顧客透過 Scribd 訂閲圖書,以穩固其數位地位。而企鵝蘭登出版集團 (Penguin Random House) 則選擇直接銷售給顧客,以數位銷售彌補業績 (Quiroga, 2021)。

西語出版業的最後一招就是多賣點書,少出版點新書,這方法對其他國家來説或許也能奏效。由於政府對新教科書的需求下滑,相關出版社的營運也幾乎癱瘓後,業界才認清這一點。考慮到2018年的數據和疫情情況,部分業者相信整個行業將面臨轉型,讀者數量會減少,新書發行後在書架上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短。過去一年,某些數據反覆升跌,卻始終沒有受疫情影響:由於教育部指示學校不要更改課程,2018年出版的新書量下降12.7%。雖然這影響了整個行業,但營收卻上升1.9%,這讓出版編輯對整體利潤有更好的了解(Riaño, 2019)。不過要指出的是教科書佔總營銷額的33.6% (Carceller, 2020)。

在經歷新封城措施、新書出版、新編輯項目 (出版社、銷售平台、編輯課程、專題主題)的一年後,證明了圖書帶來的利潤沒有下跌,只是銷售手法或許有變而已。六個月前,拉丁美洲市場的銷售前景冷淡。時至今日,雖然有挫折,但書的地位仍然重要。比起2019年,營收只有20%,但沒比一週下跌88%來得慘。出版社找到新方式來接觸顧客,由於一些國際壁壘依然存在,其他地區或許需要更多時間來復原,例如西語出版社2018年的外銷金額為4億1220萬歐元,但迄2020年9月,該市場已不復存在。(Carceller, 2020)

在墨西哥,圖書還能透過新的管道銷售,而電子書平台也因此有所成長。然而,在2019至2020年間,其成長率平均只上升4%,佔銷售總量的2% (Rivera, 2021)。整體來説,這意味著面臨限制時,業界偏向在網上書店銷售實體書。現在,關閉或破產的書店數量不得而知,但在2019年,全國共有35家書店的獨立書店聯盟指出,這些小書店中,最少有70%正面臨破產危機 (Carceller, 2020)。

 

這地區的人讀些什麽?

法蘭克福書展商會最新出版的白皮書稱,2019年是出版業在「注意力經濟」(attention economy) 奮戰的一年。各競爭對手挑戰圖書出版的娛樂消遣效果,數位化也改變了閲讀相關產業。然而,2020年讓出版界跌破眼鏡,部分市場的表現並沒有像預期般糟糕,更有厭倦數位閲讀的讀者重投實體書的懷抱。

相較之下,拉丁美洲的同行看著當地出版萎縮、崩潰,這意味著延遲出版、編輯項目改變以及請求政府伸出援手。然而,這區域的讀者仍然沒改變其閲讀習慣。拉丁美洲充斥社會與經濟間的不平等、販毒以及暴力問題,促使作家和出版社提供與該類議題相關的内容;墨西哥民衆希望找到解答,以解釋該地多年來的暴力及政局動蕩;阿根廷的人民則是在經歷持續經濟反彈後,埋頭於心靈勵志書區;其他市場較小的國家也有類似的情況。

實際上,儘管成人小説佔據前十大暢銷書不少位置,但非小説類的書總是名列榜首,兒童及青少年讀物則緊追其後。另一方面,拉美地區的文學書也不遑多讓,當中不乏捨棄傳統魔幻寫實的年輕作家。相較於西班牙,這些作家的原創精神、品質以及内容紮實度可謂數一數二(Santana Acuña, 2020)。

至關重要的是,由拉丁美洲大型出版社編輯選題審稿的外國書籍多與他國同業共享。若在合約表明這點,對於在各西語國家出版的圖書來説是非常有利的。否則,較小型出版社就連發行到鄰近國家也有困難。類型和主題方面,在拉丁美洲,非小説或兒童繪本比成人小説來的受歡迎。

 

就地購買與數位化

在西班牙和阿根廷某些地區,閲讀文化在社會根深柢固,顧客能在社區書店裡尋找所要的書,所以就地購買是可行的。然而,在墨西哥等地,只有大城市才有書店,而且多由某幾間壟斷市場,怎樣接觸到讀者與顧客就成了經銷通路和銷售點的難題。若出版社的行銷策略成功,就能以數位銷售觸及這些鞭長莫及的地方。許多例子顯示,疫情的確改變了出版社的銷售手法,雖然電子書帶來的利潤微薄,但數位平台上的實際活動卻增加不少。有賴於各方面的共同合作,每位參與的作者得以在共享平台上分享自己的作品,是非常成功的策略。如今,西班牙、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和哥倫比亞均有成熟的社區平台,以便推廣獨立内容,這些大國只是更加鞏固其既有平台。然而,出版業人士仍需接受國家經濟及銷售率均不會在短期内復甦的事實。

近日,企鵝蘭登書屋 (Penguin Random House) 西語執行長 Nuria Cabutí 接受出版周刊 (Publishers Weekly) 的訪問,指出疫情對拉丁美洲和西班牙所造成的影響不一,後者封城措施較寬鬆,時間也沒拖那麽久。另外,Cabutí 認爲他們過去多年來在數位化上的努力值回票價,儘管去年許多書店關閉和書展停辦,但公司仍能滿足讀者的需求。如今,出版社與讀者間的聯繫似乎更緊密,但Cabutí 所指的並非書店會消失,而是要更快速和透徹掌握讀者的偏好,從而更精確和仔細地選書 (Riaño, 2021)。

 

國家參與

拉丁美洲的出版業規模龐大且品質優良,其中一個原因是,始於幾十年前,國家大力推廣藝術與文化。在幾個大型拉丁圖書產業經濟中,國家生產及購買了大量書籍以刺激出版市場。單在墨西哥,政府於2018年所生產的書籍就佔總量的55.48% (1億6700萬本)。

此外,政府於同年購入36%的出版書籍,學校購入總量的16%,書店則是購入24%。

由於國家的市場參與率很高,私營機構大多隨著政府的財政預算以及當下的政策法規起舞。這種庇護贊助制度可以刺激單一出版社的財政收益,也有出版社只是專爲政府圖書計劃而創立。

實際上,出版業在這種贊助制度下得以蓬勃發展,出版不少高品質出版物,並得以在國際市場上具競爭力。幾十年前,當時政府投資教育,認爲應由圖書來帶動,於是決定投資出版。1934成立的經濟文化基金Fondo de Cultura Económica就是其中一個例子,這一家墨西哥機構,專門出版有開創意義的書籍,在八國共設115間書店。

然而,贊助制度並沒有協助建立更大的讀者群,而且在疫情帶來改變之前,隨著全球趨勢,當地讀者數量也不斷地下降。

 

本地區大型出版社,設於馬德里和巴塞隆納的跨國公司

龐大的西語市場包括西班牙、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哥倫比亞以及秘魯,業界人士均認爲當中有兩家出版社獨攬大部分出版,分別是Penguin Random House和Planeta,兩家出版量佔西班牙成人小説總量的67.36%,控制過半的出版業務,Penguin出版的西語文學書籍更佔總量超過80%,兩家出版社的圖書合共佔西班牙出版總量的39% (Pérez, 2021)。與此同時,在過去十年間,或許是因爲某些專業服務的費用下降,如行銷、推廣、印刷和通訊,較小型的獨立出版社也看到一線曙光。此外,組織以及聯合發行對這些出版社也扮演重要腳色,有助於出版社間的連結,也讓他們明白若想以大公司的手法競爭,就要有策略。

西班牙所發行的西語出版品數量最多,佔出版總量超過一半 (López, 2020),西班牙掌控兩家最大的出版集團,也聚集了最多獨立出版社,其次是墨西哥以及阿根廷。

在他們有業務的國家裏,兩家出版社都在收購小型獨立出版社,這些出版社均有幾十年歷史、編輯原則和人資專業知識。這些獨立出版社成爲大公司的門面,也在圖書封面保留其品牌名稱。由於其名稱廣爲人知,讀者對其有信心,因此這些出版社對銷量還是有很大的影響力。在墨西哥,Grijalbo 和 Aguilar 出版商業及政治相關的書籍;在阿根廷,也有類似的出版社Sudamericana;出版文學類書籍的則有Alfaguara、 Lumen、 Literatura Random House、 Tusquets Taurus 和 Paidós,他們的圖書品質均有一定的保證。一旦各類型的出版集團都在倂購,就會在已出版圖書中包含不少重要作家。然而,編輯及出版方向就迷失了,他們唯一的共通點就害怕承擔風險,因此不願投放大量資源去推廣新的文學作品或出版專業書籍。若要改變這種狀況,獨立出版社或要取代以往的中型公司。

 

  • 星球出版集團 (Grupo Planeta):成立於1949年的家族企業,目前最大的西語出版社以及媒體集團,業務遍及法國、西班牙、葡萄牙和許多拉丁國家。從數量上來看,Planeta 還是領先 Penguin,但 Penguin 背後資金雄厚的母公司博德曼 (Bertelsmann) 將會削弱前者之地位。

  • 企鵝蘭登書屋集團 (Penguin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德國博德曼旗下公司,財務結構由德國公司掌控,但所有決策均由位於西班牙、墨西哥、哥倫比亞、秘魯、智利、阿根廷和邁阿密的公司各自獨立運作。儘管西班牙的財力與所掌握的版權,有其較高的話語權,西語出版市場的主要成長是在拉丁美洲,並集中在墨西哥。阿根廷以往居於更高的地位,但因爲債務違約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導致其出版市場下滑,份量大不如前。隨著公司整合和美國的西語讀者數量上升,Penguin 於2020年11月宣佈設立西語部門,其團隊以邁阿密為據點,不在以紐約的辦公室爲中心,以專注於目標市場 (Anderson, 2020)。

 

各地獨立出版社

這些出版社大多專注於目標小衆市場,或出版傳統文學作品以建立他們的書目。

西班牙

Anagrama (1969) : 最重要的獨立出版社 (Critchley, 2018)。旗下許多作家廣受歡迎、備受尊崇和肯定。發行人Herralde家喻戶曉,引介了英國新秀作家、美國當代作家以及全球各地最佳的當代文學作品。其編輯方針為强調出版書籍内容的品質。出版内容傑出、有潛力作者的作品集,而非針對名作家去出版單一作品。Anagrama 是最早出版Bolaño 和 Cercas等拉美中青年作家作品的出版社。 https://www.anagrama-ed.es/

Acantilado (1999) :關注東歐文學的悠久傳統,但漸漸由英國、法國及德國的流行讀物取代。https://www.acantilado.es/

其他近期創立的獨立西語出版社,未由跨國企業收購,仍保持初衷。

  • Turner (1970) http://www.turnerlibros.com/
  • Páginas de Espuma (1999) http://paginasdeespuma.com/
  • Minúscula (1999) https://www.editorialminuscula.com/frameset.html
  • Nórdica Libros (2006) https://www.nordicalibros.com/
  • Periférica (2006) http://www.editorialperiferica.com/
  • Libros del Asteroide (2005) http://www.librosdelasteroide.com/
  • Blackie Books (2009) https://blackiebooks.org/
  • Impedimenta (2007) https://impedimenta.es/

 

哥倫比亞

Rey Naranjo https://www.reynaranjo.net/

 

阿根廷

Adriana Hidalgo (1999):有一批具學術背景及强烈批判思維的作者,也是把哲學家 Agamben 和 Augé 介紹給西語讀者的出版社。 https://adrianahidalgo.es/

 

智利

Hueders (2010) - https://hueders.cl/

 

墨西哥

  • FCE (1936):有幾十年歷史的出版社,見證該地所有的政治變革。FCE 創立於1936年,當時的經濟系大學生無法輕易掌握全球知識,因此其宗旨是向這些學生發行價格合理的教材。許多具影響力的作者、知識分子、學者、哲學家及詩人都是 FCE 的作者,他們的目標是出版當代經典作品和保持文學界的活力。“El Fondo”在阿根廷、智利、哥倫比亞、厄瓜多爾、西班牙、美國、瓜地馬拉和秘魯均設有實體書店。 https://www.fondodeculturaeconomica.com/
  • Sexto Piso (2002):非常成功的出版社,其業務遍及西班牙、美國及許多拉丁國家。 https://sextopiso.mx/
  • Almadía (2005) http://www.tienda.editorialalmadia.com/
  • Era (1960) https://www.edicionesera.com.mx/
  • Siglo XXI (1965) https://www.sigloxxieditores.com/
  • Tumbona (2004) https://www.facebook.com/TumbonaEdiciones/

 

童書

近年來,相較於成人書籍,童書在世界各地的銷售量突飛猛進,隨之衍生不少專門出版社,共同瓜分這持續成長的市場。許多出版社認爲童書市場是獨立的,因此多由個別編輯專門負責管理。

在拉丁美洲,出色的圖書版本、作家以及藝術品均有悠久的出版傳統,部分出版社更榮獲國際獎項。各年代的讀者都記得小時候在課堂裏讀過他們出版的書,因此他們的出版對未來也會有影響。由於政府為公共圖書館購置大量圖書,拉丁美洲的童書出版社在數量及規模上均有增長。但在去年,這些購置計劃幅度下降,而疫情也將更加影響銷售。

 

阿根廷

  • Calibroscopio https://calibroscopio.com.ar/
  • Ediciones Iamiqué https://www.iamique.com.ar/
  • Pequeño Editor https://pequenoeditor.com/
  • Pípala https://www.editorialpipala.es/
  • Limonero http://limonero.com.ar/home/

 

委内瑞拉

Ekaré http://www.ekare.com/

 

墨西哥

  • FCE https://www.fondodeculturaeconomica.com/
  • El Naranjo https://www.edicioneselnaranjo.com.mx/
  • CIDLIC https://www.cidcli.com/
  • Tecolote https://www.edicionestecolote.com/

 

哥倫比亞

Rey Naranjo https://www.reynaranjo.net/

 

智利

  • Amanuta (2002) https://www.amanuta.cl/
  • Pehuén (1983) https://tienda.pehuen.cl/
  • Ocho Libros (1993) https://www.ocholibros.cl/categoria/infantil-juvenil_7

 

西班牙

  • Editorial SM (1938) :憑藉幾十年的歷史和經驗,SM 成功轉型為兒童教材及文學出版社,已經出版多本經典圖書,也致力於提升内容品質。自1977年起,SM 出版社創立基金會,以鼓勵大衆加深對出版業的了解、提供各類教材給家長以及向低收入家庭的小孩提供資源。https://es.literaturasm.com/
  • Babidubú (2001) https://www.babidibulibros.com/
  • Corimbo (1998) http://www.corimbo.es/
  • Patio editorial https://www.patioeditorial.com/

 

重要的西語文學獎 (以一般民眾最熟悉的獎項排名)

  • 阿斯圖里亞斯親王獎 (Príncipe de Asturias) – 授予在科學、人文以及公共事務範疇取得顯著成就的個人、獨立單位和機構,號稱西語界諾貝爾獎,獎金為50,000歐元。
  • 塞萬提斯文學獎 (Premio Cervantes) – 由西班牙皇室頒授個人,西語界最重要的文學獎,獎金為125,000歐元。
  • FIL文學獎 (FIL Literary Prize) – 每年由FIL(瓜達拉哈拉書展協會)授予個人,獎金為150,000美金。這清單中唯一由墨西哥頒發的文學獎。
  • 埃拉爾德小說獎(Premio Herralde de Novela)– 由Anagrama頒予一部文學作品,獎金為18,000歐元。
  • 星球文學獎 (Premio Planeta) – 商業文學獎,頒發給一部小説,獎金為601,000歐元,是全球第二高的文學獎金。但對於作者名聲地位不如以上獎項。

 

---------------------

資料來源:

Anderson, Porter. (2020) Vintage Español Joins PRH Grupo Editorial USA To Create PRH Español. Publishing Perspectives, online. https://publishingperspectives.com/2020/11/vintage-espanol-joins-prh-grupo-editorial-usa-to-create-prh-espanol-covid19/

Carceller, Luis M. (2020) “El libro en los tiempos del cólera.” Publishers Weekly, online. https://publishersweekly.es/el-libro-en-los-tiempos-del-colera/

Critchley, Adam (2018). “Jorge Herralde of Spain’s Anagrama on Latin America and Being Adaptable.” Publishing Perspectives, online. https://publishingperspectives.com/2018/12/jorge-herralde-anagrama-guadalajara-international-book-fair-2018/

Dehesa, et at. (2019) Anuario Iberoamericano sobre el Libro Infantil y Juvenil 2019. Fundación SM, Madrid.

López, Rafael (2020). “Grupos Trasnacionales dominan la industria nacional”. Gaceta UNAM, online. https://www.gaceta.unam.mx/grupos-trasnacionales-dominan-la-industria-editorial/

Nawodka, Ed (2020). “Prioritizing Spanish: PW talks with Scribd’s Julie MacKay.” Publishers Weekly, online. https://www.publishersweekly.com/pw/by-topic/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book-news/article/84962-prioritizing-spanish-pw-talks-with-scribd-s-julie-mackay.html

Pérez, Manuel Mateo (2021). “Núria Cabutí, CEO de Penguin Random House Grupo Editorial”. Publishers Weekly, online. https://publishersweekly.es/nuria-cabuti-ceo-de-penguin-random-house-grupo-editorial/

Quiroga, Ricardo (2021). “2020, el año más atípico de la industria editorial, en números.” El Economista, online. https://www.eleconomista.com.mx/arteseideas/2020-el-ano-mas-atipico-de-la-industria-editorial-en-numeros-20210114-0148.html

Riaño, Peio H. (2019). “La industria editorial encuentra la fórmula del éxito: vende más libros, produce menos títulos.” El País, online- https://elpais.com/cultura/2019/07/16/actualidad/1563275338_741116.html

Riaño, Peio H. (2021). “El milagro de los libros: ¿cómo consiguió la industria editorial salir reforzada del año más negro?”. El País, online. https://elpais.com/icon/actualidad/2021-01-16/el-milagro-de-los-libros-como-consiguio-la-industria-editorial-salir-reforzada-del-ano-mas-negro.html

Rivera, Neza (2021). “Pandemia e internet en la industria editorial.” Proceso, online. https://www.proceso.com.mx/reportajes/2021/2/14/pandemia-internet-en-la-industria-editorial-258261.html

Santana-Acuña, Álvaro (2020). “Did a Revolution in Latin American Publishing Make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the Success It Is Today?” Literary Hub, online. https://lithub.com/did-a-revolution-in-latin-american-publishing-make-one-hundred-years-of-solitude-the-success-it-is-today/

Taylor, Sally (1999). “Books across the border: Publishing in Latin America.” Publishers Weekly, online. https://www.publishersweekly.com/pw/print/19990913/30563-books-across-the-border-publishing-in-latin-america.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