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2/12-2/17, 2019

家族書寫的認同 張郅忻X鍾文音X吳鈞堯

2018年02月11日 / 2018TIBE台北國際書展

「家族書寫」這個主題,往往與作家自身的生命體驗有關。2月11日台北國際書展文學沙龍,集結了三位以家族書寫聞名的作家,吳鈞堯、鍾文音和張郅忻的精彩座談。三人各自透過「家族書寫」療癒了自己,也撫慰了許多禁錮在家族關係裡的靈魂,台下聚集大批死忠粉絲,齊聚現場期待與作家對話。

 
作家吳鈞堯談家族書寫。


作家張郅忻談家族書寫。

   吳鈞堯、鍾文音和張郅忻,開始「家族書寫」的動機,都是因為認同產生了問題。吳鈞堯做為一個金門人,長大之後來到台灣唸書、工作,使得他開始回溯自己所認同的鄉土:金門與台灣,進而開始產生認同問題。吳鈞堯說,金門是他的創世神話,也因此在這個母題底下,創造他筆下的角色。

 作家鐘文音談家族書寫。

鍾文音的寫作,從懼怕母親、憐惜父親開始。原本想要當電影導演的她,因為讀大學的的某一年寒假懼怕回家過年,而開始了她的小說創作。直到最近因為母親中風到下,她貼身照顧在旁,才漸漸脫離那個青春叛逆的自己,開始認同自己的那個原本最想背離的人。



張郅忻則是因為從小父母離婚,跟著阿公阿婆生活,阿公到越南做紡織工人的經驗,讓她寫成了<時光之徑>,獲得第一屆桐花文學小品文獎。父母對她來說非常陌生。在她成長記憶中,母親是住在台北西門町的漂亮阿姨,如果不是寫作,她可能無法梳理這段親情。此外,張郅忻做為一個新銳作家,她除了過去需要用寫作來釐清,未來的創作計畫也是圍繞著家族的經驗去進行訪問和田野調查。

 

    會後QA時間,不少讀者也分享了自己的家族故事,會場頓時呈現台灣包容多元存在的流離之島的面貌。鍾文音說,「我們都長成了我們所繼承的。」。從認同開始的寫作,往往都在閱讀之後獲得回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