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2/12-2/17, 2019

大馬優秀青年作家許裕全登場 「台灣是我的鄉愁」

2018年02月07日 /

隨著台北國際書展第二天登場,曾獲獎無數,更榮獲大馬優秀青年作家獎的馬來西亞作家許裕全,於2月7日文學沙龍,與大家分享他創作的心路歷程。

與許裕全對談的松鼠文化總編輯賴凱俐說,許裕全的《山神水魅》,是松鼠文化的創社之作,裡頭描寫鬥魚廝殺的場景,飼主專注在兩隻魚打鬥的畫面,生動又細緻的文筆,新穎的題材,都讓她深深震懾,決定帶回台北出版。

 

許裕全說,看到一群男人,可以花五個小時投入在這樣的鬥魚活動,迸發出文學的光彩致命的吸引力,「鬥魚可以從小時候不帶有利益關係,到後來變成男人之間的角力,人生之中的困境,有時候男人會用身邊的事物來解決這樣的困境。」許裕全說,賭會激發雄性的姿態,許多大馬人將不同品種的鬥魚交配後,產出戰鬥力最強的魚,過程中充滿算計「他們先把魚撈起來,把水吸乾用電子秤秤重,確認品系之後,雙方同意才會開始戰鬥,久而久之,發展出一套遊戲規則,甚至當雙方打得不分軒輊,還會放一隻『警察魚』,來決定勝負。」

 

補過魚,養過豬、蝦,蓋過房子的許裕全,習慣在豐富的人生經驗或在各種有趣的習俗中找文學素材,像是吃魚的時候不能翻魚,否則出海會翻船;捕到鯉魚的時候要當場把牠摔死,否則鬼魅會跑出來;他也從在台南新化養豬的經驗,寫出許多像是《女豬》的故事,還得到聯合報文學獎「以前在農場養豬,每天對一群豬好過對一群人,因為他們不會傷害到我,所以我對豬的感情是很深的。」許裕全說。

 

除了寫詩、散文、小說,許裕全未來也將朝向報導文學的方向前進。許裕全說「我喜歡跟人聊天,跟人生活在一起。」提到最深刻的採訪經驗,許裕全說,曾經採訪過一位腦麻的馬拉松跑者,看著他跌倒喊痛,又爬起來繼續奔馳,甚至飛來台灣參加東吳大學辦的24小時的超馬比賽,過程中歷經受傷、倒地,甚至血尿,「我才知道所謂的遊戲規則,居然會讓大家如此著迷和瘋狂。」

 

其實許裕全的文學,與台灣有很深的淵源,他回憶當年來台讀大學的時候,初來乍到一個全中文的語境,多麼的震撼,「原來中文可以這麼美,這麼雄赳赳氣昂昂。」他說他閱讀的養成,全都來自台灣,不管是邱妙津的《鱷魚手記》,袁哲生的《送行》,或是當年拿下時報文學獎,駱以軍的《手槍王》,彷彿讓他看見另一個世界。這些養分,激發他回馬來西亞之後開始寫作,直到現在對台灣的情感還是沒有消退,他說「台灣是我的鄉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