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聽小說家談書寫 伊格言和徐則臣對談

2017年02月12日 / TIBE台北國際書展

台灣文壇少見的暢銷文學作者伊格言,和被譽為中國70後最光榮的作者徐則臣,2月12日在國際書展文學沙龍和大家聊小說創作。兩人的寫作風格可說是完全的不同,徐則臣是寫實主義作家,關注的是現實;伊格言則是科幻作家,關注的是未來,但有趣的是,兩人竟然能夠互位讀者,並不因寫作興趣的不同而疏離。這場座談,無疑就是兩位當代優秀創作人給讀者們上的一堂小說寫作課。



說到長篇小說和短篇小說的不同,伊格言說「長篇小說比較長,所以量變會產生有趣的質變」。徐則程則認為長篇小說不得不長,他解釋一位小說家一開始的小說創作通常是短篇,之後會越寫越長,原因在一個作家在短篇裡看見的某個點,當他深入去研究之後就不能不畫出一大片的長篇。

「因為長篇有萬花筒的價值,比如清明上河圖⋯」伊格言說。而徐則臣則舉了杜斯妥也夫斯基說過的名言「我沒有時間寫短篇」,長篇小說的結構是一整個世代或一整座城市,這麼龐大的語言,它必須是多層多聲響的,「一個作家,你應該是一個雜家」徐則臣說。

說到書寫與時代的關係,伊格言認為「長篇小說的範圍就跟語言一樣大,而科幻小說的範圍可能有大於空間與時間。徐則臣則認為讀者可以覺得他的小說寫不好,但對於小說裡面對時代,地點及事物的描繪如果覺得不地道,他會覺得很慚愧,因為他認為,做充足的田野調查,以及對事物有足夠的理解,不能輕易下筆,是身為這個時代作家的基本態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