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 台北國際書展

從波赫士談無限的閱讀,書和寫作

2017年02月11日 / TIBE台北國際書展

知名文化人梁文道應台灣商務之邀,2月11日來到台北國際書展主題廣場跟讀者聊波赫士。

對文化媒體觀察入微的梁文道表示,自己30年前閱讀波赫士之後就再也走不出他的「圖書館式」的文字森林。但進入《波赫士的魔幻圖書館》還不夠,還得看完全套《波赫士全集》才能了解全貌,而且不能把他當作「fantasy 」奇幻文學,或是中古世紀幻想小說的脈絡,波赫士是一個見解獨特的作家,也無法說他是否自成體系!

所以, 波赫士到底在寫什麼?

他以短篇小說聞名,但其實我們想到短篇小說家也不會馬上想到波赫士,「我們很難有一定精準的定義,只能粗淺的說他的作品是文類複雜的一些很像散文和評論的東西」梁文道說。

波赫士不若一般小說作者關心的人類生老病死,或自我存在的問題,波赫士所有的書中人物不是一位正要寫作一本書的作者,不然就是正在閱讀書本的讀者,圍繞「閱讀,書,寫作」三者就是波赫士全部的作品!

梁文道說,他畢生經營的就是處理一個哲學史上關鍵的命題:「書究竟有沒有價值?」他不說內,不談外,他講「無限」。

舉《沙之書》為例,波赫士想像著世界上存在一本無限的書、書中窮盡世界上所有的書,讀者在閱讀的時候那是一本永遠不能確定下來的書,詮釋的無限可能,所以梁文道有一個很好的結論和註解,他說:「每個人都是一條河流!人不能踏進同一條河兩遍?為什麼?因為人時刻在變,河流亦同。人們因為閱讀而和書有“無限”的遭遇,之後才會產生美學,寫作則是試著把無限確定下來的可能。就是在這樣的循環當中,美才真正的被誕生!」

整場講座聽梁文道先生旁徵博引,縱橫東西古今地講述波赫士,相信讀者們也體會到了「閱讀,書以及溝通」的無限森林,正在眼前慢慢打開了閱讀波赫士的興趣!

TOP